[短篇] 自杀

    我的运气太差了。 

    我不想活了。我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    我的工作丢了,我的上司怀疑我勾引他的女秘书。笑话!那时我有女朋友呢!但现在,我的女朋友也走了,与之前的七个一样,说我没房没车。笑话!租来的房子不算房子吗?我那辆自行车比轿车好多了!公司离家七公里远,可我每天都比那些开车的先到!

    现在,我连这房子也保不住了。明天租金就到期了,可我连一箱方便面也买不起。房东是个彪型大汉,胳膊上还绣着文身,明天他一定会把我赶出去!

    马上入冬了,我可不想像乞丐一样在大街上饥寒交迫而死!我得死得体面一点儿,像个男人一样的死。

    我想到了割腕。我走到厨房,对着一排刀具琢磨选哪一把比较好。这把是剁骨头的,已经卷刃了,肯定会很疼……这把是切水果的,有点上锈了……这把是切蔬菜的,上面怎么还粘着蒜?味道真讨人厌……这把是切肉的,很锋利。没错,他就是用来切肉的,就是它了!

    我撸起左袖,露出手腕,右手握着刀端详。但是,动脉在哪儿呢?我仔细看了看左腕,看不出来哪有跳动的脉搏。我这些天本来应该吃些好的!我把刀扔在一边,开始找动脉,但摸了半天也没找到。

    我有些生气了。我要上吊了!

    我翻出一条搬家时用的绳子,在各个房间走了一圈,发现没有可以挂绳子的地方。这是什么破房子!那个脑残设计者怎么没有留出上吊的地方!租金反倒那么贵!

    我站在卫生间里,看着头顶上乱七八糟的管道,好像有主意了——说到这些管道,我很是气愤,那个肯定交不起房租的设计者把管道在房顶上绕了整整一圈!既铺不了天花板,也安不了热水器;好不容易把热水器塞到了墙上,但要蹲着才能冲净头发上的洗发水。我第三个女友就是因为这点离开我的,她说我不浪漫。本来那天我马上就要把她弄到手了——算了,不说了!

    我把绳子的一端与每个管道和墙体相连的地方系在一起,织成一个网,另一端系一个环——我的手真巧——我又找来一把凳子。我要开始了!

    我深吸一口气,把绳子套在下巴上,踢开凳子。脚下踩空时,我感觉下巴要断了。接着,我从绳套里滑了出来,摔在地上。

    可能是套得不够深。我又试了一次。这一次,我几乎把绳子套到了脖子根。我踢开凳子。好家伙!这才是上吊的感觉!我根本喘不了气,舌头也动不了,但我能感觉到它伸到了我的下巴上。脸要被憋炸了,面部表情好像也僵住了,就像烤箱里的面包,逐渐膨胀、变硬。脖子也要被扯断了。我忍不住挣了一下,又摔了下去。我一只脚踩在坐便器里,头磕在墙上,昏了过去。

    等我醒来时,身边臭烘烘的。原来我把天花板上的下水管道弄断了。我用手揉着头,摇摇晃晃地走出卫生间,该死的,脚也崴了!我一边走一边想,我怎么在这倒霉的房子里死不了呢?就是因为我没交房租吗?没道理啊!

    我又想到了跳楼。我应该从高一点的地方向下跳,还可以感受飞翔的感觉——这样够浪漫了吧!

    我走出家门,仔细地把门锁上,顺着楼梯爬到顶层——我没有带钥匙,反正我也用不着它了——然后费了很大的劲爬上了楼顶,还把衣服划破了。

    我慢慢走到楼顶的边缘,倾斜着身子向下看。我的天,这么高!我双腿一软跪坐在那里。我想站起来,但尝试了很多次,怎么也站不起来。我又试着靠双手爬着翻下楼去,但我的衣服被什么东西勾住了,胳膊也软绵绵的。我感觉自己好像一滩年糕,粘在楼顶边缘。总之,我无法动弹。

    难道我的恐高症这么严重吗?我躺下去,怎么也想不通。

    一小片白色的东西落在我的脸上,凉冰冰的。下雪了吗?那就让这第一场雪埋葬我吧!我把所有的衣服扣解开,光着身子平躺着。冻死也不错,可以留个全尸,我想。

    我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,直到一个陌生人叫醒我。

    “嘿,嘿!醒醒!酒缸里很热吧?!想在我的头顶上冻死,门也没有!”他一边用手巴拉着我,一边吐沫四溅地喊着,“我看见天台的门开着,就知道肯定又有酒鬼乞丐什么的上来折腾了。来,跟我下去!”

    胡扯!我身上哪里有什么酒味!我仔细闻了闻,原来是他身上的味道。他才是喝醉了呢!我向他辩解,我不是耍酒疯,是想自杀。但他好像听不见我所说的,只是自顾自地重复着刚才的那几句话。

    他替我穿上衣服,搀着我回到了楼里。我感觉自己在发高烧,而且浑身酸痛。

    我一边下楼梯一边琢磨着,跳楼跳不成,冻死也不行。正下着雪,路上的车也开得很慢,根本撞不死人。我还是回去找别的办法吧。

    他扶着我到了房门口,告诉我吃点药,然后就回去了。

    天啊,竟然有人关心我!还是个大醉鬼!

    等等,吃药?真是个好主意!我怎么没想到呢!我掏衣兜找钥匙,才想起钥匙被锁在屋子里了。我仔细看了看门锁,是坏的。可能小偷来过。手法拙劣的小偷。

    用力一拉,门就开了。我走进去,屋子里被翻得很乱。我一边找出所有的药,一边查看丢了哪些东西。

    小偷没偷走太多的东西,因为我根本没有值钱的东西。我只少了几张从前的女友的照片,照片的背面写着她们的名字、电话号码和与我交往的时间。在丢照片的地方,多出一张字条,是小偷留下的:

            你曾经很富有

    也许小偷说的对,我的几个女友都很漂亮。不过,她们要倒霉了。管他呢!

    我找出的药总共也没有多少,所以我把它们都吃了。苦的、甜的,粘牙的、卡喉咙的,和几杯水在我的胃里搅成一团。

    我满意地躺在床上,等待着死亡。

    可躺了没一会儿,我感觉胃里翻江倒海的,就冲到臭哄哄的卫生间,闭着眼吐了一大堆又咸又酸的东西。我大概是吐血了。我喜悦地回到床上,仔细地盖好被子,等待着。

    死亡的感觉真奇妙,像做梦一样。我好像灵魂出窍了,缓缓地飘了起来。我看见我的躯体仍躺在床上。我继续向上飞,穿过房顶,到了楼上的人家里。我又飞过了两层,看见了一位正在化妆的美女——我想起来了,她和两个女同事共同租这间房——瞧她多漂亮啊!她还没有男朋友呢,真可惜!

    我又突然想起来,她送过我一张电影票,好像是今晚九点钟的那场。我有些后悔了,我不该这样快地死的,我应该陪她看完电影再死。我冲她大喊,但我自己都听不见我在喊什么。更可怕的是,我仍在向上飘。我拼命想留在她的房间,但我做不到。我想抓住些什么阻止我继续向上飘,但我的手穿过了它们!我继续向上飘,渐渐被她的房顶吞没。我一直大喊着,绝望透了。

    在最后一刻,我喊了出来。同时,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我仍躺在被窝里,浑身是汗,身上沉甸甸的,没有再飘起来。我坐起身来,发现自己可以翻动被子,可以摸到自己的脸。

    我没有死!

    外面天已经黑了。我看看手表,刚刚过八点。我站起来,感觉身体很轻松,也不再发烧了。天啊!我吃的是什么药?我走到卫生间,看见座便器里漂着一大堆药丸。

    那张电影票呢?我好像把它放在一个黑色钱包里了。我在一台柜子的夹缝里找到了钱包。打开钱包,电影票还在,时间正是今晚九点钟。我又发现了一张银行存单,里面有两千多元——天啊!我记起来了,这是我毕业后挣的第一笔工资。我怎么能把它忘了呢!加上利息将近三千元了!我有钱交房租了,还可以大吃一顿,或许……

    我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上楼去敲她的门。

    门开了。很明显,她刚化过妆。但……她竟然比刚才还要美!

    "你好。我等不及去看那场电影——我想,也许在那之前我可以邀请你吃一顿西餐。可以吗?"

    "可以。"她点了点头,羞涩中透出一丝喜悦,"不过,看起来,你好像刚睡醒啊。"

    "我的确睡了很久。我梦到了死亡,你能相信吗?我梦见我把每一种自杀方式试了个遍,最后像幽灵一样向上飘……

    在路上、在餐厅里,我一直滔滔不绝地讲着,她一直安静地听着。看样子她的那两个同事都不在家,看样子电影结束后她很有可能邀请我到她房间里坐一会儿,看样子……

    我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!

5

2 Comment threads
3 Thread replies
0 Followers
 
Most reacted comment
Hottest comment thread
2 Comment authors
Recent comment authors
  Subscribe  
最新 最旧
订阅评论
周舟

你会不会用stata?

周舟

高中时候的你比现在积极多了!真好,半夜睡不着不知道看什么的时候有个地方可以来,真开心~嘿嘿,好好弄你这个小空间啊~